当前位置:首页 > 写作素材 > 正文

车文越详细越好文字,如果我是妓女你还会爱我吗?

更新时间:2023-01-22 11:36:45 发布时间:2023-01-22 09:44:32 作者:可爱的小玲点击:8125℃
Tips: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或下一篇

说过的,如果我做了妓女,你会见我一次打我一次。你是个很守信用的人,你说的话一定都会做到。

很不巧,我们在街上相遇了。你不可思议的看着我。卷曲的头发,短群,白色的露背,肩上还刺眼的有个暗色的纹身,耳朵也被穿得不留一点余地。我知道你当时一定在心里问着自己,这是谁?这是当年那个纯真的彤吗?虽然分开前我告诉你,我去当妓女了,你却还是不能接受这眼前的事实,因为在你眼里,我永远是个说话像阵风,过了就算了的不负责任的小女孩。你愣了两秒。很快,眼神恢复了冷静。你走向我,仿佛不带一丝感情的问:“你什么时候打扮得这么女人化了?”我也呆了半晌,很久,我才回过神来。或许是犹豫职业的关系,我的姿态有些谄媚。我笑着:“我本来就是女人,这样打扮有什么不对吗?”“你以前不会这样的。”“你也会说,那是以前啊,现在都过了那么久了。”

“.......”他沉默,显然是还没做好会遇到我的准备。我很想说点什么,心里好象有很多话都想告诉他,可是这一刻,却又不知从何说起。风吹散了我的思绪,我正欲开口说些客套话,然后和他各奔东西。但这时老板走过来了。“彤,你还在干什么,快过去,XX还在等你呢!”我应一声,急忙转过头,有点惭愧的笑着:“不好意思,我还有事,要先走了。”我匆忙的走过他身边,却被一股强大的力拉了回去,我看看他紧抓住我手臂的手,我还没来得及开口问他干什么,他就头也不抬的先开口质问我了,“你现在到底在干什么?”

我傻傻的站在那里,有两个字在喉头打转,但却没有勇气说出来。要在平时,面对其他人这样的问题,我可以丝毫不带感情的告诉他,我是妓女,可是面对他,我真的觉得要说出这两个字是多大的挑战。

磨蹭很久,我终于开口了,“妓女。”只是声音小到连我自己都听不见。他没反应,不说话,只是捏我的手在一点一点用力,掐得我好痛,几乎想叫出来,可我还是忍住了。很久,他抬头,眼睛不加掩饰的直盯着我。那眼神,是他看我从没有过的愤怒、鄙视,令我想找个洞钻进去。

“我会打你......会的......”那是他三年前说的话,如果我做了妓女,他会见我一次打我一次,我知道,这次他是玩真的了。我见过他打架,在外面,他提着刀,狠狠的朝别人胸膛砍去,连眼睛都没眨一下,吓得我当时差点瘫痪,就算没刀,他也可以一拳揍得你一个星期见不得人。我想,这次我是有点惨了,不过当时我还很想求求他,能不能不要打脸,干我们这行的,就是靠这张脸和身体混饭吃。

还没开口,一记耳光重重的落在我脸上,打得我火辣辣的。我想,要是换成另一个人,今天他能活着回去,他一定算幸运的了,可是在他面前,我却无论如何也不能抬起手还他一记耳光。我闭上眼,等着他的下一个动作来临。我可以感觉到他的手挥过来,却又无奈的停在半空中,他是狠不下心连我的另一边脸也打出五个手指印。我睁眼,冷冷的笑了一下,“打完了么?那我可以走了吧,我的客人还在等我。”我甩开他的手,朝前走去。还没走几步,我就感到背上一阵钻心的疼痛,我立马蹲在了地上,用手支撑在地。我艰难的转过头,只见他松手丢下一张木凳,瞪着我努力平静的说:“下次别让我再看见你,否则,我让你一个星期接不了客!”我真的很想哭,即使他早就告诉过我会打我,我却依旧忍不住,以前他从不让我受任何伤的,可是现在......不怪他,只怪我自己。在他转身那一刻,我很清楚的感觉到,他的眼里肯定有泪,他的心,也一定不比我好过。我不是人尽可夫的妓女,不是个普通妓女,我要接的客人都是我看得起的男人。一要有钱,二要有势,最重要的,还要他有样貌。

今天老板叫我出台。说是陪几个客人,很符合我标准的那种,我想了一会儿,最后还是决定相信我老板。我和老板是兄弟,所以他不会骗我。在一个KTV的包房里,坐了七八个男人。都是西装革履的,看起来还很不错。老板让我先挑一个,毕竟我是他的当家花旦,他不可能亏了我让我有理由去跳槽。我扫视了一下这几个男人,忽然我在墙的一角看到了一个极为熟悉的脸旁,我脸色倏的就变了,我别过头,小声的对老板说:“我今天人不舒服,不想接客。”老板看了看我,没办法,正准备让我走,却被身后的一个声音叫住了。“张老板,叫那个女的过来陪陪我们兄弟。”不用回头我也知道是在叫我。老板不好做了,我也不想为难他,只好勉为其难的笑笑,“没关系,我陪就是了。”“要是有问题,给我打电话。”

“恩。”本来想找个离他远点的地方坐下,可不知道为什么,那群男人把我挤过来挤过去,最后还是挤到了他身边。我没试过这么尴尬的处境,没想过有一天,我会做小姐,他会找小姐,然后又像是缘分或者说是老天的作弄,他找的小姐竟然是我!他似乎丝毫没有尴尬的情绪,只一个人低着头玩弄他的打火机。无意中,我看到那个打火机正是三年前,他过生日我送给他的礼物。那一刹那,心里最深处的软弱被触碰了一下,但很快,我又恢复了冷静,我知道,我已经做了这一行,就不能对他再有什么留恋,我必须提醒自己,我是一个妓女,即使曾经他有多么爱我,他现在也不可能对一个妓女动心,即使他动了心,他也不可能娶一个妓女回家当老婆!日记100字 wwW.RIji100Zi.cOM原创不易,请大佬高抬贵手!

我和他最多的关系,只能是肉体的关系而已。毕竟我是那些妓女中最有姿色的,那几个男人见他对我理也不理,就凑到我面前,嚷嚷着要我今晚陪他们。不知道是怎么了,平时那些熟练的谄媚动作在今天一点都施展不开来。我生硬的笑着,不答。出了KTV,好几个男的都醉了,像一滩烂泥,他们过来抱住我,说要我跟他们去开房,我愣着不走,可能是在等待着什么。

他走过来,扶开我身上的男人,招呼他的兄弟过来。“你们扶他回去,这个女人,今晚我要了。”我没想过他会和我上床,更没想过是以顾主的身份。我们在一起四年,他从不碰我,说是怕玷污了我,他想我一直这么纯真下去。他带我进了宾馆,是一家很高级的四星级的宾馆。我们一前一后,进了一间房。

第一次,我立在床前不知该干什么,只是傻傻的呆着。我看着他在我面前晃来晃去,似乎我就是一个没什么特别的妓女。他洗完澡出来,用毛巾擦着湿漉漉的头发。见我还站在那里不知所措,他有点带嘲笑的说:“怎么,忘本行了?脱衣服啊!”我抬头看了他一眼,心里的怒火差点喷出来,没想到他这么直接。要在以前,只要我稍一不顺心,我就可以对他生半天的气,大声骂他也行,就算是我不对,他也会拉下脸来哄我。可是现在,我得提醒自己,他是客人,客人是上帝!我们什么关系也没有了,我没资格对他生气。我的手机械的解着衣服上的扣子,刚解了一半,他就扑过来,粗暴的吻住我,像是在发泄他的无数的怒火。他把我按在床上,像疯了一样扯开我的衣服,用一头野兽来形容他的现在,简直是一点也不为过,他的这一面是我从来不曾见过的。“你叫啊,你叫出来啊!你们妓女不是最擅长叫的吗?”他发狠的说,边说边狠狠的对待我的身体。

我死命咬住唇不发出任何声响。做完以后,他闭着眼躺在那里,连看都不多看我一下。他丢给我1000块钱,“滚吧。”那一瞬间,我的泪几乎快滴落下来。我使劲咬着唇,想以此减轻心上的痛苦,似乎都快咬流血了。我把钱拿着,起身,穿好衣服,打开门,离去......

自那以后,好长一段时间,我没有听到有关他的任何消息,我以为他又离开这座城市了。也好,这样,至少我不会挨打了。日子还是每天都这样过。白天我在家里睡觉,晚上,出去挑客人,挑中了,就陪他们消遣一晚上,没有中看的,就一个人在街上转悠会儿或者是去蹦会儿迪就回家继续睡觉。我以为不会再有什么改变了。我想等我赚足了钱,玩够了,我就到一处清净的地方去隐居,自己种菜,种点花,清闲的过自己的下半辈子。我没想过结婚,从我做这一行开始,就再没有想过了。

“前两天,佳佳的人和爽爷的人火拼,佳佳那边的人伤了好几个,听说有一个弄得眼睛都瞎了呢。”老板在谈论江湖上的一些事。我向来对这些事没什么兴趣的。以前小,感兴趣的是爱情。现在成熟了,感兴趣的是金钱。有几个姐妹到是对这些江湖上的人物很是崇拜,逮着老板问动问西的。“张哥,那个被弄瞎了眼的可真可怜,他叫什么啊?”“怎么,你不会是怜悯他到想以身相许了吧?”另一个姐妹开玩笑的说道。“少胡说,我可没资格想那些。”她的嗔怪让在场的人都有些难受,是啊,我们有什么资格去想那些,有谁会愿意娶一个破花瓶回去?老板看看这气氛,想转移话题淡掉这伤感。“哦,那男的好象叫什么.........什么许子懿的。”

手中的眉笔突然脱落,镜中的我脸色已少了一层血色。“你刚刚说的什么?谁?谁的眼睛瞎了?”三年了,他们从没见过我这么紧张。甚至连老板也被我的紧张情绪感染了,说话都开始有点哆嗦,“好象......是叫许子懿。”我确定我没听错,许子懿,是许子懿。他的眼睛瞎了?怎么会这样?除了这个问题我的脑袋一片空白,良久,我才慌张的问:“老板,你知不知道他现在在哪?”“不知道,不过我可以帮你问问道上的朋友。”“那老板麻烦你快帮我问,快点。”老板急忙拿出手机,拨通了号码。“喂,李哥,你知不知道佳佳那边被爽爷的人弄瞎了眼的人现在在哪?..........哦,顺成医院啊............”顺成医院,顺成医院.......可能是被慌张冲昏了头的缘故,我竟忘了坐车,徒步跑了20分钟才到医院。

我上气不接下气的拦着一个护士就问,“请问,那个......眼睛瞎了的,叫许子懿的男的住哪间病房?”“207。”我走到他的病房前,好几次伸手想去开房门都缩回来了。我实在没勇气再去面对他。可是,我真的很担心他,很想看看他现在怎么样了。门开了,走出来的是医生。我急忙拉着那个医生问长问短的。“你是他的家属吗?”突然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。我只能硬着头皮,应了声“恩”。我知道,他肯定是极不情愿有我这样一个家属的。到了医生的办公室,他向我详细的讲了他的情况,“他是眼角膜坏了,如果没人肯捐出眼角膜,他这一生就不可能再重见光明了。眼角膜?他这一生不能重见光明了?那怎么行,他最喜欢的就是在夏天躺在草地上看星星,要是没有了眼睛,他就不能看见星星了,那他怎么给我讲那些关于星星的传说?

我终于推开了他病房的门。悄无声息的,我走近他,就站在他面前,我在想,要是他还能看见,现在应该又要打我了,呵呵,还好.......他现在打不了我,不过我会很快让他又能打我的。想到这,我不禁觉得自己有点犯贱。我看着他熟睡中的脸,像婴儿一般恬静。好久,我没这么近看过他的脸了。这一刻,眼泪就挂在我脸上,只不过他看不见而已。我轻轻在他额上一吻,推门离去了。

我向老板辞职了,理由是我要嫁人。这让人觉得好笑,连我自己也忍不住要嘲笑自己,没有人会相信还有傻瓜会娶一个妓女,我自己也不相信。

第二天,我躺在手术台上,旁边躺的是他。趁我还可以看见的时候,多看他几眼吧。一滴泪,从我眼角滑落,迷蒙了我的视线。那天,当医生对我说了他的情况后,我连想都没想,就在捐献书上签了字。到现在我才明白,这几年什么都变了,我整个人,我整个世界,唯一没变的就是对他,这个男人的感情,虽然我已是个妓女,没资格爱人,可我还是忍不住想说,我爱他,很爱他,为了留住他的一切,让他和以前一样,我甚至愿意化作一滴泪,就这样流出眼角。我想我做到了,我真的在一个人烟稀少的地方隐居。

这样平静的生活让我觉得我还是清白的!

本文语音版:

相关写作素材
专题